以弦奏月

QQ2833924016(试图扩列)
微博、半次元@以弦奏月
开学长弧
不定期诈尸发沙雕日常

【双水/地风】贺兄你不是喜欢我哥吗???(上)

-终于我忍不住自割大腿肉了!沙雕作者沙雕文!!慎入!!!

-cp双水和地风!

-ooc有!!

-私设双水无仇!!!贺玄明仪是兄弟!!!!

-明仪要之后才会出现!!!!!就先不打tag了!!!!!!

-没问题往下看!!!!!!!


-壹-

 

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响起。

 

穿着白色T恤的青年本来还在和一旁的男子抢零食,掏出手机后一看备注,立即停止了厮杀,接电话后软着嗓子用超甜超乖巧的声音道:“哥——我们?我们在天官东路……对,在路边。”

 

挂掉电话,师青玄抬起手用手肘撞了撞旁边自始至终都在吃东西的男子:“我哥要来了,你快别吃了!”

 

那男子套着黑色的外套,收紧的牛仔裤更显得那双腿的修长。半阖的眸中只有淡然无波。

 

贺玄又提拉了一下左手的零食袋子,不咸不淡地瞥了他一眼,转头又“咔嚓咔嚓”吃起了薯片。

 

师青玄肺都要气炸了,一手就要夺过薯片。贺玄淡定地转身躲过。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车稳稳停在两人身侧。车窗缓缓摇下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青玄,你要介绍谁给我?”车的主人露出一张俊美的脸。

 

师青玄惊喜地叫了一声:“哥!”来人正是师青玄的哥哥——师无渡。

 

师无渡见他满面兴奋,故意板着脸道:“咋咋呼呼的像什么样子,稳重一点!”师青玄立马乖乖站好了,脸上还挂着一抹傻笑。

 

师无渡目光一瞥,刚好瞥到在后头一语不发的贺玄,不禁挑了挑眉,道:“这位是?”

 

师青玄抢道:“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贺玄贺兄!贺兄,这是我哥哥师无渡!”

 

贺玄一脸懵逼:???谁是你最好的朋友了。

 

而好哥哥师无渡心中已经警钟长鸣了。心路历程如下:

 

这哪儿来的王八羔子竟然敢被青玄称作最好的朋友。

 

这个人一定心怀不轨。

 

我弟弟那么可爱人见人爱。

 

弟弟是我的(?)谁都不准抢。

 

王八羔子我一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贺玄打量了一番师无渡。那张脸与师青玄约摸有六分相似,只是眉目间不似师青玄未染尘埃的纯真,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傲气和凌厉,睥睨间一股傲慢轻狂之态横生。很有钱的样子(划掉)很好相处的样子(?),唔……可以认识一下吧。

 

【师青玄:???喂!当初认识我都只是勉强诶?!见色(?)忘友!】

 

沉默良久,终于,师无渡勉为其难道:“贺……先生好。”

 

贺玄也勉为其难给了个面子,微微点头道:“好。”

 

“……”

 

你们俩会不会聊天啊要不要把气氛搞得这么僵!

 

师青玄看着他们只觉得慌得一批。气氛凝重得他都要喘不过气了好吗!

 

就在师青玄冥思苦想要说点什么来缓解气氛的时候,贺玄突然递过去一包薄荷糖。师无渡微微一愣,犹豫半晌还是接过来了:“……多谢。”这王八羔子打什么鬼主意呢。不过不管怎样,我是绝对不会把弟弟交到你手里的(?),死心吧!

 

贺玄摇了摇头,率先打开后座车门,坐进车里。师青玄还傻呆呆地站在原地,目光呆滞,内心已经被“卧槽”刷屏了。

 

卧槽哥哥竟然没有拒绝再狠狠地毒舌几句???(青玄请注意你的迷弟形象!)

 

卧槽贺兄把他最亲爱最可爱天下第一重要的心肝宝贝分给哥哥了???

 

卧槽我和他认识这么久了都没有过这种待遇好伐???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师无渡看着贺玄上了车,又微微一愣,再回头看还傻站在原地的弟弟,蹙眉叫道:“青玄!”

 

“啊?哦哦,来了!”师青玄回过神来,急急忙忙上了车,“砰”的关了车门。

 

师无渡莫名瞥了一眼师青玄,点火,一踩油门。

 

他们怎么今天都奇奇怪怪的啊……师青玄百思不得其解。尤其是贺兄,竟然分零食给哥哥了!!!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师青玄猛然想起以前贺玄似乎说过“零食只分给喜欢的人”,类似于这种话!难道……贺兄……喜喜喜喜欢……我哥?!

 

??????????????????卧槽一见钟情还断袖????????????????????????

 

方张。

 

那我是应该怎么办呢。

 

叉手手。

 

总不能卖哥哥吧。

 

我是个有原则的弟弟。

 

……如果贺兄你承认是我最好的朋友,哥哥可以免费送你!

 

师青玄你的原则呢。

 

你的原则呢。说好的呢???

 

等着你哥扣你零花钱吧。

 

师无渡:青玄,今年的零花钱都没了哟~【突然妖艳儿】

 

师青玄:?????????哥哥人家错了嘛别这样啊?????????????

 

-贰-

 

等到了师家别墅的时候,贺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真t|m有钱。

 

如果交朋友的话能共享财产吗。

 

如果能的话请让我和你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师无渡随手把钥匙往沙发上一扔,随后就坐上沙发往后一靠,道:“青

玄你带客人参观一下吧。”说着他抬腕看了一下手表,“现在还没到吃饭的时候。待会时间到了我在叫你们吧。今天出去吃。”

 

师青玄心里打着小九九,露出了异常灿烂的笑容,本来想一手揽过贺玄的肩,想了想又觉得太过亲密,于是伸到半路的手只能尴尬地拍了拍贺玄的肩:“好的哥。那贺兄我们走吧!”嫂子我们走吧。

 

师无渡蹙了蹙眉,心里极其不爽。弟弟都没有主动跟我亲近过!你这个王八羔子何德何能!简直是天理难容!

 

贺玄只觉得今天的师青玄似乎有些热情过头了,又似乎有些冷淡,不过现在他的大脑已经被食物和钱充满了,根本没有多余的脑容量去多想,迷迷糊糊跟着师青玄就走了。总感jio哪里怪怪的。不明就里的贺玄这般想。

 

-叁-

 

贺玄跟着师青玄转遍了大半个师宅。内心迷恋般地叹道,师家真大。

真有钱。【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是嫉妒。】

 

师青玄带着他推开下一个房间的门,道:“这个是我哥的房间。”

 

贺玄认真扫视了一眼。整个房间装饰虽然是很华丽,但远比不上师青玄房间的能闪瞎人眼。乍一对比下来,师无渡的房间倒显得低调不少。弟控吗……贺玄捏着下巴若有所思。等等,那个蚊帐,看起来好漂亮……值很多钱的样子……想拆下来。

 

师青玄自然发现了贺玄的突然认真,心中愈发坚定认为他一定是喜欢上自己哥哥了。只是……还要确认一下。万一猜错了就很尴尬了。

 

“那个,贺兄……”

 

贺玄感觉到了师青玄的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欲言又止,难得好心一次:“怎么了?”师家真有钱,看着好开心啊。

 

师青玄吞吞吐吐道:“那个,你觉得我哥怎么样啊?”

 

贺玄早就掉进钱眼里了,想也不想就答道:“很好啊。”有钱人什么的最棒了。

 

内心暗道“果然”,师青玄又小心翼翼问道:“那你喜欢我哥吗?”

彻底陷入钱的怀抱的贺玄以为他就是平常问“你jio得这个人你喜不喜欢”,纯粹友情向,丝毫没有任何顾虑地就脱口而出:“喜欢。”我怎么可能跟有钱人过不去呢。最喜欢有钱人了。

 

师青玄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突然有种闺女终于有着落的轻快感。他语重心长地拍拍贺玄的肩:“我支持你们。我一定会给你们制造机会的!”嫂子终于有着落啦我终于有嫂子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贺玄:?????????????刚才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师青玄手忙脚乱地接了电话,嘴角的笑意压也压不住:“喂,哥?”

 

那头的声音顿了顿,闷闷道:“走了,去吃饭。”

 

“好!”

 

挂了电话,师青玄一把拉过云里雾里的贺玄。

 

“走啦,吃饭了!”

 

-肆-

 

师无渡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心里莫名有些焦躁。

 

他应该不会对青玄做什么吧?

 

他要是真敢做什么我一定要打断他的腿!【突然江宇直附身】

 

师无渡给饭店的经理打了电话预订,又忍不住烦躁地原地踱步。他从未觉得时间这般漫长过。

 

好不容易熬到了头,他迫不及待地给弟弟打了电话。然而听到那头的声音里满蕴着开心,他突然觉得心口有些闷闷的。弟弟跟别人在一起好像更开心。他颇有些敏感过头地这般想着。

 

挂了电话,没过多久就见师青玄拉着贺玄飞奔下来。他脸上是一向明媚的笑容,师无渡心头却猛然泛起一股酸涩。臭小子胳膊肘往外拐,白亏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了。整天就只知道满嘴兄弟,好歹也关心一下我啊。我可是你亲哥。把你从小养到大也能算你老子了。怎么就养了这么个白眼儿狼呢。水哥越想越气越想越气,心头咕噜咕噜冒着酸水。

 

其实水哥啊,青玄小天使只是有了嫂子太激动了而已,你现在应该心平气和来面对之后即将发生的事,你的亲弟弟,要联合别人扳弯你了。(虽然合作对象什么都不清楚。)

 

于是这一家子(?)在无比和(诡)谐(异)的气氛中向着餐厅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伍-

 

在饭菜入口的一瞬间,贺玄的幸福值彻底爆棚。

 

真好吃,终于能吃上这么多年以来的第一顿饱餐了吗。

 

土豪你缺员工吗。我是个正直人,你只用管饭就好,工钱都不用给。

 

请收留我吧。

 

在无比火热的目光的注视下,师无渡终于忍不住优雅地擦了擦嘴,抬头朝压力来源——贺玄望去:“请问贺先生有什么事吗?”你再怎么看我我都不会把弟弟给你的,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贺玄依然处于幸福带来的飘飘欲仙的感觉中,他飘飘然就来了一句震惊师家兄弟的话。

 

“请问你愿意和我深交吗。”【总感觉深交这个词怪怪的还特意上网去查了一下,确定没问题之后终于敢用了。虽然总感觉这个词是不是有点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意思……我才没有乱想。】

 

师青玄被贺玄的奔放吓到了。

 

卧槽贺兄你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这才认识没多久就要不要进展这么快???

 

而师无渡的回答,差点把师青玄吓死。

 

“我愿意。”

 

卧槽哥你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吧????????????????

 

话说怎么这么像……

 

【司仪:师无渡先生,你愿意嫁给这位男人做你的丈夫吗?

 

师无渡:我愿意。】

 

婚礼现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师青玄突然想自戳双目。

 

明明连火花都没有擦起一点为什么气氛就这么gay里gay气的。

 

害怕。

 

哥哥明明以前超直的。

 

哥哥你变了。

 

还我那个耿直的直男哥哥。

 

-陆-

 

自从那天尴尬的饭局之后,师无渡和贺玄的关系突飞猛进,好歹终于不会相看两厌了。

 

除了师无渡一直对贺玄吃了几万块钱感到生气以外。

 

水哥表示:虽然我钱是多但你也不能这样糟蹋钱!

 

-柒-

 

师青玄很努力。

 

他一直在给哥哥和嫂子制造机会。

 

哥哥什么都不知道也就算了,为什么贺兄也这么不解风情。

 

真是气煞我也。

 

果然只有……那个办法了!

 

师青玄微微一笑。

 

师无渡背后一寒。

 

-捌-

 

“哥!我们买了烧烤!”一身白衣飘飘的绝色“女子”手里一把与他周身气质极为不符,且看着就红红火火的串子兴奋地奔过来。在他身后,一身黑衫的男子也信步踱来,嘴却没停,一串一串的吃着。

 

师无渡忍不住蹙了蹙眉,“唰”地展开折扇来。那扇子正中端端正正写着一个“水”字,反面画着三道水波流线。他一席长发端端正正用发冠束在脑后,再配上一身白衫,倒真有几分睥睨天下的气势。

 

今天本来他只是负责送两人来参加漫展的,没想到出门前师青玄死活非要他换上这一身衣服,戴上假发,美名其曰“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谁跟贺玄是一家人了。

 

最让他生气的是,师青玄穿的那身是女装!!!

 

还说什么风师女相是信徒钦点。

 

简直枉顾人伦。

 

师青玄笑嘻嘻地跑过来,扶了一把歪掉的头冠:“哥!你吃吗!”

 

今天他好不容易借着漫展的机会把师无渡也带出来了,好给两个人制造机会。贺玄本来就是他在漫展上认识的,上次他也说过这次展子要出天官赐福里黑水沉舟的cos。于是他心里打着小算盘,意图给这两个人营造一次浪漫的约会(?)。

 

他还骗着师无渡穿上了cos服。

 

不过没想到这一身换上,还真像是水师无渡上身了。

 

师无渡才不知道他心里的小心思,只觉得那一把大红大火看着,他脑仁儿疼。

 

贺玄也慢悠悠地跟过来了,将一串递到他嘴边。

 

师无渡头更疼了。

 

他从没跟任何人说起过一件事。他不能吃辣,胃受不住。吃一点胃都会疼。他是个要面子的人,不想把自己这个毛病暴露出去,于是自个儿憋着,憋了几十年了。师青玄也心大,从没发现过他不吃辣的。

 

罢了。仅此一次。就算为了青玄卖给贺玄一个面子。

 

师无渡微微一叹,一口咬住了贺玄递到他嘴边的烧烤。

 

然而,师青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师青玄看着两人极其甜蜜的投喂,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计划通。√

 

哥,委屈你了。

 

-玖-

 

吃了晚饭,师青玄便说要出门散步。师无渡也没多想,嘱托了一句早点回家。

 

然而师青玄转头就约了贺玄来他家里。

 

不得不说,真是太有心机了。

 

-拾-

 

师无渡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是背到家了。

 

为什么在他胃痛的时候贺玄来了。

 

这时候他已经疼得没有精力再去思考贺玄为什么回来、到底又是怎么进来的了。

 

贺玄稀里糊涂被师青玄骗过来还没反应过来,开门就看见师无渡捂着肚子在地上蜷作一团。他愣了一下,也没去想师青玄上哪儿了,上前一把搂住师无渡,沉声问道:“你怎样了?”

 

师无渡疼得紧,但也不知道作何想的,下意识断断续续脱口而出:“关你……屁事!唔……你给我……出去……!”

 

贺玄狠狠一蹙眉,一手去师无渡身上摸出车钥匙:“失礼了。”话落,一把把人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师无渡从没被人这般上下其手又公主抱过,又羞又恼,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咬牙切齿道:“……你做什么!”贺玄我要把你千刀万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贺玄打开车门,把他往后座上一放,淡然道:“送你去医院。躺好了。”说罢关上了车门,又自前面坐在驾驶座上,插上钥匙点火,一踩油门车立即疾驰而出。

 

贺玄道:“你有什么忌口的吗。”他也有胃病,刚才师无渡那番举动他自然一眼就看出对方胃不舒服。

 

师无渡一僵,反问道:“你怎么过来了。还有,你怎么进来的。”

 

贺玄也不在意他没回答自己的问题,道:“师青玄约我过来。上次他给了我你们家的钥匙,说是欢迎我经常来。话说师青玄呢。”

 

师无渡闭了闭眼:“他在半小时前出去散步了。”没想到被自己弟弟算计了。话说他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贺玄挑了挑眉:“十五分钟前他让我来找他。”

 

十五分钟前?那也就是说跟他没关系?【青玄小天使成功洗清嫌疑】师无渡一愣。恰巧这时电话铃声响起,他艰难地拿出手机,按了接听键,又按下免提。

 

“哥!你怎么不在家啊?”

 

“我……有点不舒服。要去趟医院。”

 

“不舒服?!没事吧?会不会很严重?”

 

“没事,小问题。”艹,真他娘的疼。

 

“那就好那就好。话说哥你有看到贺兄吗?我之前约了他,算着他大概这个时候就来了。”

 

贺玄道:“我在。”然后一手伸向后方准确无比地拿走了师无渡的手机,无视了师无渡惊怒交加的目光。

 

“……贺兄???”那头惊讶道。

 

“嗯,我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你哥不舒服,送他去医院。”

 

“哦哦,真是麻烦你了!贺兄之后我请你吃饭!”

 

贺玄淡淡应了一声,挂掉电话,猛一踩刹车,熄火下车,转而又把他抱下车,师无渡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到医院了。

 

不过两人的姿势实在是让他感到别扭。

 

“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师无渡极其不舒服地窝在贺玄怀里,感觉自己要真这样进去,以后肯定都没脸见人了。

 

贺玄挑了挑眉,强硬地按下了他倔强的脑袋:“不放。”他可是看得明明白白,师无渡刚才差点疼昏过去了,要不是师青玄打来一通电话,估计他现在根本就不省人事。

 

怎么那么要面子呢。

 

再嘴硬迟早自己把自己作死。

 

这般想着,他有些愉悦地就抱着那人堂堂正正地走进了医院。

 

在无数人的目光集中在他们身上时,师无渡终于如愿以偿地昏了过去。

 

-拾壹-

 

贺玄看着病床上至今仍昏迷不醒打着点滴的师无渡,想起跟医生的交谈,不知为何心底又气又恼。

 

……

 

“他为什么会这样。”

 

“病人忌辛辣,你们当家属的怎么连这个都不清楚?他一点辣都沾不得,吃一点都得疼死他。”

 

“……那以后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忌辛辣,忌酒,忌过凉,不该吃的东西别乱吃。要按点吃饭吃药。如果有什么情况还是尽量要第一时间就医。”

 

“嗯。多谢。”

 

……

 

贺玄眉头紧蹙,有种想打人又下不了手的纠结。

 

啧。

 

绝对没有心疼他。

 

-拾贰-

 

师无渡一睁开眼,入眼的是雪白的天花板。鼻间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他愣了愣,突然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

 

……

 

“你怎么样了?”

 

“关你……屁事!唔……你给我……出去……!”

 

“失礼了。”

 

“……你做什么!”

 

“送你去医院。躺好了。”

 

……

 

“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不放。”

 

……

 

满脑子都是贺玄那张冷淡的脸和低沉的声音,师无渡不知怎的脸上一片烧红。

 

……贺玄!!!!!!!!!!!!!

 

不行,现在就得走。

 

师无渡坐起身,一把拔掉针头,扫视一圈,在床尾看到了自己的衣服。他脱下病号服,正待穿上衣服。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

 

师无渡顿时僵住,下一秒反应极快的把自己裹进被子里。

 

贺玄本来只是想来看他醒没,没想到端了粥过来,却看见对方光着身子。虽然两个人都是大男人,但是总觉得有些不自在。贺玄僵着手脚走到床边,把粥放在床头柜上,涩声道:“……粥我放在这儿,你记得吃。待会儿回去。”

 

床上那一坨没有任何反应,贺玄抿了抿唇,转身出了病房,反手关上门。

 

眼前似乎依然有白花花的一片在晃。好想摸一把。

 

他又猛地一僵。

 

贺玄你在想些什么!

 

你们都是男人,你要冷静,别乱想。

 

他心里默念,好歹终于稳住了呼吸。

 

在不知不觉中,贺玄同志弯掉了呢。还是自己动的手。


【未完待续√】

 


评论 ( 8 )
热度 ( 113 )

© 以弦奏月 | Powered by LOFTER